free hit counter script

香港不同光譜政經專家陳智思劉慧卿談23條下紅線 須注意何謂善意批評政府

10

有關中國國家安全的香港《基本法》23條草案實施超過一星期,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星期二邀請行政會議前召集人陳智思,出席網台節目討論當前經濟及政治情況。陳智思認為,23條立法後“紅線”更清晰,不過,必須注意何謂“善意”批評政府。劉慧卿則表示,邀請不同光譜人士出席她的網節目愈來愈困難,加上自由亞洲電台撤出香港,她認為相關的信息很差,她希望23條生效後香港仍然有一個多元的社會,否則將不利經濟發展。

香港立法會3月初突然加速審議有關中國國家安全的《基本法》23條草案,並且在12日內“火速”全票通過,港府隨即在3月23日正式刊憲生效,新增境外干預及間諜等罪行,並將“煽動意圖”以及“管有煽動刊物”等罪行的罰則大幅提高,引起各界關注對香港言論自由以及營商環境的影響。

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星期二(4月2日)邀請現任亞洲金融總裁、行政會議前召集人陳智思,出席網台節目《Chat DP with Emily Lau》,討論香港當前經濟及政治情況。

劉慧卿問及,曾經撰文指“香港玩完”的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及亞洲區主席羅奇,最近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,他應邀到北京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時,被勸止談論有關香港的議題,甚至其他出席論壇的富豪都未能真誠地討論香港議題。

劉慧卿說:“他(羅奇)更加批評出席那個會(論壇)的人,有些跟你(陳智思)當然熟(稔)了,(香港交易所主席)史美倫、(瑞安集團董事長)羅康瑞、(盈科拓展主席)李澤楷、(香港鐵路有限公司行政總裁)金澤培、(香港經濟學家)劉遵義,他(羅奇)說他們這班人全部都不會講香港真實的情況,不知是不是又是北京不讓他(們)講,Bernard你‘戴這麼多頂帽’(身兼多職),你又看到如果你現在日日開收音機或者電視,沒甚麼啊,昨天就100萬人離開了(香港),兩日就150萬人,很多餐館就要‘執笠’(結業),我們香港好像沒有新聞報(道)了。”

陳智思表示,私下不認識羅奇,但知道他是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及亞洲區主席,陳智思又表示,曾經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訪問,談及“香港玩完”這個問題,他認同香港的經濟是太依賴中國大陸,沒有分散投資,而在中美角力之下,香港的角色也確實是同時被攻擊,但是陳智思不同意一國兩制基本上已經“玩完”。

陳智思說:“其實領導人來到香港,其實在我的訪問我就說,國家領導人來香港,都千千萬萬再提醒我們香港,一定要繼續扮演那個兩制的角色,一定要同國際有個連繫,以及為甚麼普通法要繼續(實行),即是這些他(領導人)不斷重覆在講,領導人以及其他的領導人都在講,所以我就說絕對不是兩制就沒有了。當然他們外邊怎麼看是他們的事。”

劉慧卿說:“為甚麼他(羅奇)上去北京想講我們香港都不准說呢﹖”

陳智思說:“這個我不知(道)了,我不講這個問題了。”

劉慧卿說:“這個是不是就是沒有了一國兩制呢﹖你(羅奇)去到北京,而且他批評那些人(香港富豪)有些是你的‘老友’(朋友),他(們)又不講實話啊﹖”

陳智思說:“這個我又不清楚。”

有記者追問,香港過往的優勢是包容性、多元性及獨特性,現在香港失去優勢是否因為這些方面打壓太多,令香港失去獨特性,變成跟深圳等中國內地城市一模一樣﹖

陳智思回應時承認,香港在2019年之後,社會是很充昏去了“另一邊”,他認為現在的確是有一部份人擔心,會不會做一些事情或者說一些話就有可能違法,不過,他認為23條立法後“紅線”更清晰。

陳智思說:“我自己就很清晰,即是大家的意圖不是想要去推翻我們國家(中國)的主權,不是說要去顛覆國家,這些就是(那)條‘紅線’而已,其他那些東西去批評政府絕對可以的,即是等如剛剛我們在講都好像批評(政府),我覺得不是說那個包容沒有了。”

美國之音記者問陳智思,最近自由亞洲電台宣佈撤出香港,國際傳媒在23條之下的生存空間,以及如何挽回國際信心﹖

陳智思回應表示,由2019年香港的社會事件到疫情,過去幾年很多外國社會對香港的認知好像完全不認識香港似的,要重新再來,有部份外國商界因為經濟因素決定撤離香港,也可能有部份西方的媒體,憂慮相關的生存空間是否能夠維持,他相信需要時間去令外界了解,不過,他又認為必須注意何謂“善意”批評政府。

陳智思說:“今天短暫我覺得不如不一定要在香港做(新聞),去別的地方做吧,是不是我連批評都不成呢﹖我相信這個需要時間去證實,即是我自己反而覺得就是說,重申你不是(越)過那幾條‘紅線’的,是不是就不可以批評呢﹖我又覺得不是啊,即是當然我明白,即是說‘善意’批評(政府)這個怎樣去演譯呢﹖我常常覺得等如剛剛‘卿姐’(劉慧卿)問,那個垃圾徵費的確是很多實施上的問題嘛,千萬不要‘賴了’(把責任推到)我,我當時一早講了那些問題,但是這個的確是去批評,不是‘惡意’批評,的確在實施上很多配套是未到位的,這些絕對是可以批評的。”

劉慧卿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,她的網台節目多年來都喜歡邀請不同政治光譜的嘉賓出席,23條實施後她繼續主持網台節目沒有感受到更大的壓力,但是邀請不同光譜人士出席她的網節目就愈來愈困難,這個情況在《港區國安法》實施之後已經出現,加上最近自由亞洲電台撤出香港,她形容相關的信息“很差”。

劉慧卿說:“希望現在23條立法了,也好像剛剛陳智思講,希望大家看清楚就不要那麼怕,不是說來我的(網)台,這個就事小,而是真的可以自由地表達意見,要不然就‘好弊’(很糟糕),講到自由亞洲電台要撤出(香港),這樣就真的很差我相信那個信息就是,現在香港很多方面(例如)經濟上很差,這樣就所以我們希望香港可以自由起來、活潑起來,希望各方面都會做得好些。”

劉慧卿坦言,陳智思是比較開明的建制派人士,她在其他場合遇到的親北京人士,對她以至民主黨都不太友善,尤其民主黨去年不能參與區議會選舉,最近政府委任的“三會”(地區分區、滅罪及防火委員會)成員,也沒有民主派人士,她憂慮“愛國者”的界線劃得太清,並非香港之福。

劉慧卿說:“即是我們(民主黨)選舉都沒得選,你(政府)委任那些甚麼會(三會),甚麼都沒有,即是那條界(線)劃得很清,現在讓人看到即是好像不是他們認為的‘愛國者’,就完全沒有空間去生存,我覺得這個都不是香港之福,不是說一定要是民主黨,而是說要一個多元的社會,這個就是陳智思都很同意。”

劉慧卿表示,難以評估23條實施後民主黨的生存空間,她強調會繼續做網台節目,也有民主黨成員堅持社區工作,不過,她坦言當局對民主黨的限制仍然抓得很緊,到現在連吃一頓飯、申請售賣慈善奬券牌照薵款都不批准,她相信各界都會關注,當局會不會收緊到要民主黨解散。

至於何謂“善意”批評政府的演譯,劉慧卿認為,連陳智思自己都不清楚,擔心讓人難以捉摸。

劉慧卿說:“即是大家怎麼知道,他(陳智思)又覺得他那些批評就是‘善意’了,有時候你講兩句它(當局)又說你抹黑,你真的很難知道它怎樣,好像外國那些(批評)差不多一定是抹黑的了,你本地那些(批評)何時是抹黑呢﹖何時是善意呢﹖即是它說而已,老實講你去批評的時候,我不是說故意出來抹黑你的,但是批評當然是你不喜歡的,當然說你做得不對、不好才批評的,所以就要政府多些出來解釋了。”

劉慧卿又認為,當局沒有必要經常嚴詞反駁國際傳媒的言論,否則可能會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。

劉慧卿說:“古語都有說,‘丞相肚裡可以撐船’,你(政府)又何必那麼緊張呢﹖所以陳智思為甚麼他自己說,他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接受訪問),人家覺得他講得很斯文的,你那些又講到好像‘殺人王’那樣,是不是要這樣呢﹖我相信特區政府自己去檢討一下吧。”

Comments are closed.